生肖宝宝的秘密:中国人爱抢生金猪宝宝?生肖会影响人的命运?

在学理研究层面,生肖、星象偏好的产生和社会传播更多地联系于迷信(superstition),广义来说,它们对经济社会的影响实质上体现了一种社会性或群体性共享信念的作用机制。比较早的关于星座、星象的经济学研究线索来自于《政治经济学期刊》上所发表的《星象经济学:经济学的一个新方法?》一文。该文探讨了星象经济学能否成为经济学的一个研究分支,认为星象学强调个人出生时的星象、星座联系于性格、身体状况、最容易获得成功的职业类型,最容易得的疾病种类,哪个国家最适合其长期居住,最佳的居住朝向等。如果确实如此,那么这些关联无疑会对职业选择、健康经济学、城市经济学、甚至国际收支问题等诸多方面构成巨大影响,从而可以形成从天文星象角度研究经济表现和作用机制的新经济学科。作者尝试用1962-1970年间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延长服役时间的数据加以说明和验证,发现白羊座、天蝎座属于火象星座,生于这些星座的士兵个体更具争斗性和崇尚武力;天秤座属于金象星座,生于该星座的士兵更加温和与友善。所以,该实证研究的基本假设是,白羊座、天蝎座的士兵延长服役时间的数量占符合条件的所有士兵之比应该显著高于天秤座士兵的情形,但作为职业选择问题的一个验证,这些数据分析并没有为这一假设提供很扎实的证据。

文 | 范娜娜

图片 1

下面我们将以微观层面、宏观层面以及一个扩展性讨论三个部分对生肖偏好的研究文献加以综述和评析。

“知道”跟你谈谈生肖宝宝的秘密。

中国人谈论生肖,往往只是问候年龄的含蓄表达:

二、生肖偏好、生育决策和家庭资源配置

图片 2

「猴哥,你属啥?」

所谓生育决策是指育龄夫妇对生育和养育孩子成本与收益的权衡,在家庭资源约束条件下为实现生育效益最大化而进行的选择。生育偏好则是对子女性别,子女出生年份、月份、甚至时辰等的偏好。在这里,牵涉生肖的生育偏好是我们关注的重点,生肖偏好影响生育决策、作用于生育行为,生育行为的结果又会影响家庭资源在子女之间配置,甚至会影响父母自身资源的配置。对于后者,Vere用龙年出生的孩子作为工具变量去识别生育对女性劳动力就业的影响中的内生性因果关系。在论文中,作者引述了在中国生肖传说中龙年作为十二生肖中最为幸运的生肖,其年份出生的孩子被认为有更好的运势、在学习上表现更为优异。该研究用因中国农历因素影响的生育率的外生变动去识别第一个孩子对女性劳动力参与的影响,研究表明,第一个孩子的影响远大于其他孩子的影响。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有江湖的地方就有鄙视链。鄙视链的广泛存在已经不足为奇,影视鄙视链、高校鄙视链、相亲鄙视链,一不小心可能你就被鄙视了。

「俺老孙属猪。八戒你呢?」

关于特定社会事件影响生育和特定生肖偏好的研究,迄今为止,学界对此关注比较有限。中华文化圈以生肖属相看运势是共同现象。在韩国和日本民间,生肖属相决定个人运势的说法也广为流传。然而,不同国家对每个属相的看法也不尽相同。例如,在中国北方的一些地区,有属羊不吉利的说法,尽量避免和属羊的人结婚、在羊年生育子女;而南方一些地区却视女性属虎为不吉。相反,韩国却认为属羊是吉利的象征,特别是女性,属羊意味着性格温良,择偶时会有优势。另外,韩国人偏好属虎和龙,认为代表的是勇气和能力,属马则是命硬和不幸的象征,尤其是对于女性。受此影响,2014年韩国的新生儿数量为近十年来最低。其实,属马女性不幸的说法源自日本“赤马诅咒”的迷信,应该说,这些看法明显带有强烈的迷信色彩。在中国传统社会长期演进的过程中,生肖吉凶的观念也有其深厚的社会土壤,清代文人李汝珍在《镜花缘》第十二回《双宰辅畅谈俗弊两书生敬服良箴》中就曾假借“吴之和”之口,反讽了这些观念——“又闻贵处世俗,于风鉴、卜筮外,有算命、合婚之说。……尤可笑的,俗传女命北以属羊为劣,南以属虎为凶。其说不知何意,至今相沿,殊不可解。人值未年而生,何至比之于羊?寅年而生,又何至竟变为虎?且世间惧内之人,未必皆系属虎之妇。况鼠好偷窃,蛇最阴毒,那属鼠、属蛇的,岂皆偷窃、阴毒之辈?牛为负重之兽,自然莫苦于此,岂丑年所生都是苦命?此皆愚民无知,造此谬论。往往读书人亦染此风,殊为可笑。”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社会上的知识阶层和普罗大众中极为盛行生肖回避的迷信。

如今,生肖鄙视链再度兴起。属猪属龙吉利、属羊不吉利,所以“猪年或成生育高峰年”的言论也在网上热传。

「我属鸡。」

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生肖偏好不尽相同,日韩民众对于特定生肖生女的强烈规避,新加坡和中国台湾地区则流传着属虎会给家族带来厄运的说法,所以,2010年新加坡和中国台湾地区的出生率明显下降。当然,偏好属龙则是个普遍现象,除中韩两国以外,新加坡和泰国等国的民众观念中也流行“属龙行大运”。关于美国亚裔移民的实证调查也发现,属龙的人更加成功。不过,也有研究者认为,这是父母对属龙的子女期待更高,因而对教育等人力资本投入更多所带来的结果。

话说回来,大家真的在抢生猪宝宝吗?生肖偏好与家庭生育决策之间有无必然联系?中国人爱在哪些年份生娃,是否真的有规律可寻?

· 六小龄童与马德华分别出生于猪年和鸡年

作为用实证方法探讨生肖效应的先导性研究,Wong
Yung讨论了中国香港的“龙年效应”,主要是通过明瑟工资方程来验证龙年出生的人是否有更高的收入。他们认为,从传统上讲,中国人对于生肖的信念催生出一个人出生时间决定其命运的迷信。该信念盛行导致的一个后果就是龙年人口的出生率攀升,从而会对政府提供的公共产品和服务的时间模式有更高要求。他们指出,先前的研究除了表明该社会迷信对经济的可能影响,并没有检验该问题的正确性,为此,利用1991和1996年中国香港人口普查数据,通过测算教育回报的方法,加以实证检验,结果并没有发现龙年迷信的有利证据。进一步地,Senbet
Huang拓展了Wong
Yung的研究,使用标准收益函数方法来检验“龙年孩子”是不是确实有显著的收入优势。因为如果使用那些深受该类生肖信念影响的国家和地区的数据,可能产生潜在的内生性偏误,所以,他们采用了美国的数据,从而提供了一种改进的、检验“龙年效应”是否存在的思路。该项研究也没发现该效应的存在。

吉年生吉子?生孩子也看属相?

涉及婚姻嫁娶,有些人很在乎生肖匹配,认为一个人的属相可以决定你找什么样的伴侣。由此生成的中国式相亲鄙视链,一度成为热门新闻话题。

作为生育偏好盛行的重要国家,对日本人口数据的研究具有一定的代表性。Akabaya
shi指出,由于“赤马诅咒”的迷信——认为该年份出生的女孩不吉利,日本人口出生水平在1966年下降了25%。既然出生人口性别是随机的,又因为该迷信对赤马年份出生的男孩没有偏见,这就提供了一个研究人口队列规模效应和婚姻市场偏见问题的自然试验。他运用1990-2000年间人口普查数据,估计了按地区和出生年份分组的男性和女性组合的婚姻匹配概率函数,发现1966年人口队列中的匹配效率要低于预期,尤其是对于男性。进一步的数据分析显示,仅依赖该年份出生人口所受到的教育和家庭背景难以解释该结果。可能的一个解释是,由于歧视同年份出生的女性,赤马年份的男性失去了很多婚配机会,然而赤马年份的女性并没有来自其他年份出生男性的歧视。Rohlfs
et
al(2010)利用日本的自然实验,考察1846、1906、1966年度三个丙午年份,他们将性别已知的堕胎和性别未知的堕胎进行对比,说明了生肖偏好的性别歧视因素确实存在,并进而研究了这些人口变动对日本经济社会的相关影响。

2019年,娱乐圈可谓是好“孕”连连,女明星都在扎堆生猪宝宝。赵丽颖生子,刘诗诗生女,高圆圆怀孕,胡杏儿宣布怀二胎……在社会新闻里,则是猪宝宝扎堆让妇婴医院一床难求,月嫂工资水涨船高,甚至出生证都缺货,好像我们真的要准备迎接一个生育高潮。

属猪、属龙被认为是大吉,尤其是2007年「金猪年」,很多地区的妇婴医院一床难求。属羊则会遭到嫌弃,尤其是属羊的女性。

从“千禧宝宝”到“奥运宝宝”再到如今的“金猪宝宝”,在媒体的渲染之下,生肖偏好好像愈演愈烈,但此类密集的新闻报道与个人的直观感受并不能确切地证明国人根据生肖选择生育时间的普遍性,还是要靠事实来说话。

至少在中国,从人口统计看,这类传说的实际影响并不强大:龙年出生的人并不如虎、兔等年份出生的多,羊年出生的人也不是最少的。

2010年《人口研究》上的一篇《吉年生吉子?中国生肖偏好的实证研究》的学术论文通过对建国六十以年来的人口数据进行分析,证实了在全国宏观层面上并不存在生肖偏好。出生人口规模的波动更多是由于人口惯性的影响。

根据对近4万名各年龄段中国人的调查,各个属相的人之间的经济社会差异也并不显著。

从1949-2018这七十年的人口数据来看,除却因为自然灾害和生育政策所导致的人口大波动之外,我国的出生人口走势已经开始逐渐平稳,各生肖年之间的差异并不大。

尽管如此,由于中国激烈的历史进程,一些属相在某些方面确实更幸运一些。

图片 3

比如,1999年中国开启持续数年的高校大扩招,每年增加20%-40%的招生,令当时猴鸡狗猪鼠这一年龄段的高中毕业生相当受益,受教育年限比龙蛇马羊等前辈显著跃升。

建国以来历年出生人口数

· 1933-1992年出生人口的平均教育年限

其实国人对于猪年或许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钟情。七十年以来出生人口排名前三的生肖,并非大众惯常思维里的龙年或猪年,出乎意料,鸡年居然是第一,兔年和马年的出生人口总数也超过了龙年。而被冠以“不宜生子”的羊年,居然比猪、鼠、牛年的出生人口总数还多。

为什么有属龙属猪好、属羊不好之说?

图片 4

神圣的十二

建国70年以来十二生肖出生人口总数

首先,我们要解决基本的问题:生肖动物为什么是现在这十二个?

虽然在现代避孕技术的加持之下,生肖偏好和生肖回避更易操作起来,但长久以来积累的数据足以说明,抢生猪宝宝,猪年或迎人口高峰的理论实在是站不住脚。

流传最广的传说是,黄帝令百兽赛跑PK,赢家按先后排名,担当十二个时段的代言明星。

至于生肖是否影响人的命运,越南学者给出了回答。Do &
Phung检视了1976-1996年间越南的生育决策,发现吉祥年份的出生队列显着高于其他年份,而且,吉祥年份出生的儿童有着更好的健康程度和教育水平。研究证明这背后的关键机制是:在一个迷信盛行的社会,父母乐于在吉祥年份生育子女,并且为后代的发展提供更好的物质、心理、情感条件。

老鼠因为没有叫醒睡懒觉的猫,让猫错过了比赛,从此世代成仇。耐力好的牛本是第一,但老鼠躲在牛背上,撞线时才跳下来,夺得生肖之冠。

也就是说所谓的生肖带来好运实在不靠谱,命运并不是先天所决定,而是后天的多重因素构建,能够成功更应该感谢父母的培养,而不是生在了吉年。

生肖是如何起源的,至今仍没有确切答案。但生肖为何是十二个,解释起来却很简单:古人很早就制定了十二地支来记录日期,生肖动物只是后来才分配给它们的象征。

生肖命运说会让信者愈信、不信者惶恐,而从此出发的行动却可能真的让预言成真。就像《红楼梦》里衔玉而生的宝玉贾环相比贾环就获得了更多家族人的关注,孩子在吉祥如意的年头出生,父母在高期待之下高投入,如此一来,真的有高产出,成为人中龙凤也不难解释。

在甲骨文中,殷商巫师就用十个天干搭配十二地支来记录日子:将每一天用甲子、乙丑、丙寅这样的序号来编号,60天一个循环。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如若生在不吉之年,潜意识里遇到消极的心理暗示,可能如同墨菲定律一般,会影响人们的行为准则。越害怕越出问题,因此妄自菲薄,放任自我被“生肖效应”所牵制,那就得不偿失了。

· 甲骨文中的六十干支表

生肖偏好背后的迷信与盲从

在甲骨文记录中,天干地支除了记录日期,主要用于占卜算卦,预测天象、战争。不过,那时只有王室贵族能够享受占卜服务,普通人既不准碰,也看不懂这些符号。

龙作为中华民族的图腾,国人一直认为它是吉祥的化身,古代的皇帝也被成称为真龙天子,因此在民众观念中流行着“属龙行大运”,龙也就站在了生肖鄙视链的顶端傲视群雄。

到春秋战国时代,干支占卜实现用户下沉,走进寻常百姓家。生肖动物与地支结合,也发生在这一时期。

但在生肖鄙视链中,羊一直处于末端。“女属羊,命不长”、“女子属羊,家破人亡”、“男人属羊亮堂堂,女人属羊泪汪汪”……甚至还有“十羊九不全”的说法。

· 《云梦睡虎地秦简》的《日书》里,记载了十二生肖的雏形

追溯起来,羊曾经也是瑞兽,不然三羊开泰该如何解释?但在明清之际,以讹传讹的谣言,添油加醋的想象,让羊走下了神坛,成为负面文化符号,生肖属羊也就被歧视。

普通人的消费需求,与王室贵族当然不同。天象、战争之类的大事,人们管不了也不关心。相反,普通人生活中最大的不确定性,来自盗贼和婚恋。天干地支和动物联系起来,是为了方便占卜而进行的拟物。

除了历史观念的因袭,生肖凶吉还带有着文化上的刻板印象,国人觉得属羊不吉利,韩国人却恰恰相反。国人觉得属虎天生霸气,而在新加坡,则认为属虎会给家人带来厄运。

连接天干地支、动物与人的,是面相和星象。

一代代人潜移默化的认知,造就大众对生肖的在意,如今亦然。现在的准爸爸准妈妈对生肖这么看重,带有着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良好期盼,但更大程度上是一种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人云亦云随波逐流的选择,生个福宝宝,讨个吉祥如意的好兆头,又不会吃亏,何乐而不为之?

属相防小偷,八字定姻缘

从生肖进阶到出生月份、时辰、以及由此组合成的八字玄学,如同国外的星座一般,对运势、前途、忌讳、命运的剖析,切中喜欢对号入座的大众需求。

在古代,失窃带来的损失最直接、最可怕。小偷光临,一夜返贫。

如果用心理学来解释的话,对于星座的相信,对于生肖的偏好,实际上源于巴纳姆效应。即:人们常常认为一种笼统的、一般性的人格描述十分准确地揭示了自己的特点,当他人用一些普通、含糊不清、广泛的形容词来描述自己的时候,往往很容易就接受这些描述,认为描述中所说的就是自己,哪怕自己根本不是这种人。

古代占卜师们牢牢抓住了百姓的这一需求——防贼,产品升级迭代,以十二地支配合生肖动物,用于犯罪画像,指导抓贼。

生肖命运说就是这样一种心理上的套路,让人在不知不觉中掉入“平均描述”的陷阱。将人的生肖与性格、身体状况、财运、婚途直接挂钩,赋予其宗教意义上的神秘感,然后让人不由自主地相信、臣服并膜拜。在群体非理性的作用之下,大众对于生肖盲从只会一发不可收拾。

湖北、甘肃等地出土秦简中,都用十二生肖动物来预测犯罪分子的面貌。并且,这种预测是直接「看脸」的。比如说,子日出没的盗贼,从面相到行为都更像老鼠。

需要明了的是,生肖与命运之间并没有必然的关联,追根到底它只是一种计时的方式,承载不了那么多寓意与期待。这种人为地级别建构,将生肖划分为三六九等,贴上标签,龙年大富大贵,猴年聪明活泼,猪年福气满满,理性被抛却,思维陷入固化,最多得到一种虚假的自我安慰,毕竟“我命由我不由天”。

直到近代社会,用干支占卜为老百姓追查失窃线索,仍是占卜先生的重要工作内容。

清人李汝珍在《镜花缘》中早已看破说破生肖命理的荒唐——“又闻贵处世俗,于风鉴、卜筮外,有算命、合婚之说。……尤可笑的,俗传女命北以属羊为劣,南以属虎为凶。其说不知何意,至今相沿,殊不可解。人值未年而生,何至比之于羊?寅年而生,又何至竟变为虎?且世间惧内之人,未必皆系属虎之妇。况鼠好偷窃,蛇最阴毒,那属鼠、属蛇的,岂皆偷窃、阴毒之辈?牛为负重之兽,自然莫苦于此,岂丑年所生都是苦命?此皆愚民无知,造此谬论。往往读书人亦染此风,殊为可笑。”

· 张寿臣相声《小神仙》片段

所以大清已经亡了一百多年后的今天,对生肖的盲信也可休矣。须知人生是靠自我实现,生肖命运的玄学之谈听听就好,认真你就输了。

对占卜行业来说,预测婚恋吉凶是一个庞大诱人的消费市场。

但民间熟悉的十二生肖配对法显然过于简单,真正用于预测婚恋的占卜产品,是组合复杂度大为提升的八字。它涵括年、月、日、时,几乎不可能遇上雷同。

当占卜师对客户说,「乙丑年甲亥月庚辰日丙戌时出生的你与丁卯年丙戌月庚午日甲未时出生的她天生不宜结婚」,求卜者只能一头雾水地感到很有道理。

如果客户仍残存疑虑,占卜师还可以用前沿的天文高科技让客户信服:生辰八字年月日时中的每一组,都上应天象,下照地理,不可能不灵验。


所以属羊究竟为什么不好?

现在该回答本文最初埋下的问题了:为什么民间认为属猪吉利,而属羊命凶?

从明朝开始,女性属羊不吉利的观念就流传开来。《金瓶梅》提到,李瓶儿死了之后,算命先生告诉西门庆,李瓶儿前世的男人打死过一只怀胎母羊,所以这一世做女人,还属羊,「比肩不和,生子夭亡」。

可见,在当时,女性属羊就已经不是什么好事。至于说什么慈禧太后、李鸿章、袁世凯都属羊,人们编造出「十羊九不全」的政治预言来诋毁他们,至多只是助推,并不是传说的真正缘起。

羊本是一种温顺、人畜无害的动物,又有「三羊开泰」、羊羔跪乳之类的寓意加持,按理说不会不吉利。

不过,凡是与羊有关的面相,基本上都没好事。羊眼主凶恶,羊口也惹人嫌弃。《水镜神相》一针见血地指出,「浮大羊睛必主凶,身孤无着财货空。」

· 图片出自《麻衣相法》

对于女性,「羊」面相有个致命的问题:孤身。孤身就意味着克夫、克子,家道中落,晚景不旺。

在天文历法上,「未羊」偏偏又是一个难以出现好八字的年份,所谓「腊月羊守空房」就是如此。如果你是个明清时期华北农民,想要讨个老婆,这样的缺陷几乎是致命的。

属羊的民间形象就这样被败坏了。

另一方面,吉利的属相在「看脸」和星象两方面都占优势。

龙年自不必说,猪年在中国大陆也广受欢迎。由于天文历算的原因,猪年更容易出指向富贵的生辰八字。

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的猪式福相,招财进宝,恰好是大众热爱的款式。圆柱形身材过去被达官显贵垄断,在相术师眼中,是难得的贵人之相。即便猪眼猪口没那么受欢迎,也不能抵消总体上猪相带来的福气。

按照这样的民间信念,如果你都成功投胎属了猪,还没有成功致富,那只能怪你自己。

属猪的你应该感谢谁

首先,应该感谢自己生在中国。

很多受中国文化影响的地方,比如越南、韩国、柬埔寨,也有与中国相似的十二生肖,不过在某些有趣的细节上,它们发展出了与中国生肖的区别。

比如,猪年宝宝若出生在日本,就不得不属野猪了,因为他们管猪年叫「野猪年」。

属相偏好,在凡是有属相的国家和地区,都是广泛存在的。

日本人特别讨厌马年,尤其是「赤马诅咒」。这是一个从18世纪就有的传统,当时,一些术数师分析了过往流年。1966年农历「火马年」,日本的出生率竟然下降了25%左右。

韩国人也不喜欢女生属马。他们认为,属马带来的男性气质,会影响女性的家庭命运。但他们认为属羊的是温柔善良的好女性。

新加坡和中国台湾地区认为属虎不吉利。由于这两个地方人口规模比较小、文化集中,到了虎年出生率会暴跌。

属龙和属猪,在各地都被认为是好的。事实证明,在很多生育受政策影响小的地方,这些「吉利属相」的孩子真的发展地更好。

社会上有一个效应,叫「自证预言」,就是越信啥,越来啥。

美国学者Johnson和Nye发现,在美国的华人中,龙年出生的孩子确实平均受教育程度更高,未来收入也更高。这个影响在其他民族中都看不到。

这是为什么呢?他们深入调查,发现选择在龙年生孩子的家长,本身更富裕、社会资源更多,也就更有能力安排生活、合理孕产,选择自己的孩子应该什么时候出生。

另一项研究发现,龙年出生的美国华人子女,他们的父母真的更「望子成龙」。他们对孩子的期望和教育的相关投入都显著地高于其他属相的父母。

所以,如果你真的有幸出生在「金猪年」,最应该感谢的是自己的爸妈。是他们用承担得起更大竞争的家庭财富水平,和准备更充分的教育军备竞赛,为你的人生行大运开了个好头。

参考文献:

戴兴华,天干地支的源流与应用,气象出版社,2006

谭远发等,生肖偏好与命运差异,人口学刊,Vol.39, 2017.3

宋神秘,继承、改造和融合:文化渗透视野下的唐宋星命术研究:[D],上海交通大学,2014

罗运兵,中国古代猪类驯化、饲养与仪式性使用,科学出版社,2012

谭远发, 孙炜红, 周云.
生肖偏好与命运差异——为何「龙年生吉子,羊年忌生子」?[J].人口学刊, 2017,
39(3):32-43.

孙涛, 逯苗苗, 张卫国. 生肖偏好的经济解释和现实影响[J]. 经济学动态,
2018.

马妍.
吉年生吉子?中国生肖偏好的实证研究——基于1949~2008年出生人口数[J].
人口研究, 2010, 34(5):104-112.

来源丨大象公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